我的大小宝贝们

女人这一辈子总是有这样的顾虑,少女时代的琼瑶梦,姑娘时代的金龟婿,少妇时代的爱情梦等等等等。每个时代都有这样那样的梦想。当然到了我这个时代,半丁不八的时代,几乎所有的梦想都在生活的残酷的打击下可笑的碎裂了。
剩下的就是那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琐碎的事情,有人说,夫妻之间有七年之痒,也许指的就是当所有的梦想破裂后,对生活的失望吧。丈夫不是琼瑶小说中的翩翩浊世佳公子,也不是腰缠万贯的金龟婿,而且,结婚前所有的甜言蜜语,在结婚后,仿佛一夜之间被台风吹的一干二净,没了,消失了,好像那些海誓山盟从来没有发生过,而是仅仅出现在自己梦里一样。说实在的,那些海誓山盟这几年我就连梦都梦见过。
去年的深秋,我母亲因为食管癌在医院动手术,因为发现的比较早,仅仅只是非典型增生,所以家人的心理压力并不大,所担心的仅仅只是手术而已。那天我从医院出来,晚上是嫂子和妹妹的班,老公打电话说要带着孩子过来接我。从发现母亲的病情开始,到现在手术后大概快二十天了,她一直在奶奶那里过,我妈的病,手术还有那么多的事情,让我根本无暇顾及到孩子的感受,只有晚上才能给孩子打个电话,听着孩子略带着哭音的说:“妈妈,我在奶奶这里,我很乖,不要担心我。问姥姥好。”那个时候才感到我的心象刀割过一样的疼。
其实,婆婆也付出了很多。婆婆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平时就喜欢清净,对于孩子倒是喜欢,偶尔也带孩子两天,但是也就两天而已。新鲜劲儿一过,一准送回来。这次,我妈手术,她一下子就给我们了一万五千块钱,还带孩子居然那么长时间,真的是勉为其难呀。
我刚刚给我嫂子和妹妹交待完要注意的事项,走出病房门,就听到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妈妈。”我一愣,泪水哗的下来了。我扔掉了几乎刚刚打开的盲杖,蹲下来,伸出双臂,向着声音说:“宝贝,到妈妈这里来,妈妈想你了。”过了了一会儿,才感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一个温暖的小身体就这样扔到了我的怀里,差点把我撞倒。耳边是孩子的委屈的哽咽声:“妈妈,我想你,我很乖的,你为什么不来看我。”我的心里颤颤的,只是流着眼泪,紧紧的抱着孩子。
过了一会儿,孩子身后的老公咳嗽了一声,他就是这样,不是领导,说话前也要咳嗽一声的。“宝贝,你不是想姥姥吗?进去看看姥姥啊。”这样,孩子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的怀抱,还有些不相信的问:“妈妈,你不会走吧。”我连忙说:“进去吧,妈妈不走,等你。见到姥姥别闹,姥姥刚做了手术呀。”
出了医院大门,老公笑着说:“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回去吃饭,不过妈妈累了,饭要我做。二是在外面吃点。你们选择吧。”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不想做饭的花招。我连忙说:“我不累,回去吃吧,我做。”
花招失灵,某人恼羞成怒了:“瞎子,是不是想拆我台呀。”我毫不犹豫的还击:“就是,怎么样?”看到战争要升级,我抓孩子的手的那只手轻轻的摇了摇:“妈妈,我想吃涮锅。”我正准备反击的种种言辞,立即消失无踪了。
吃完一顿涮锅,我一边埋怨着一边扶着老公的胳膊走着,孩子在我们两口子的身边笑着,跳着。其实,我心里也明白,这些天我比较辛苦,老公和孩子特意准备在外面慰劳慰劳我的。时间是七点四十了。微微带着寒气的秋风吹过身上,我忽然感到了一种清凉的感觉。天,已经慢慢的黑了,孩子拍着手叫着:“路灯亮了!路灯亮了!”我和老公一边走,一边低声说着什么,时不时的被调皮的孩子打断,有时候,老公会摆脱我的手,和孩子在路边嘻哈的胡闹一阵,我只是微笑着站在一旁,听着老公和孩子的叫声,笑声;有时候,我把孩子抱起来,掂量掂量分量,笑着要把孩子扔到姥姥家的猪圈里,和花花一起过,孩子笑着扭捏着从我怀里跳下来,拉着老公就走,一边笑着说:“臭妈妈,不理你了。”
我们没想到去做公交车,也没打车,就是这样慢慢的走着,嘻嘻哈哈的,路边有个蹦蹦床,孩子在里面蹦,我们在外面聊天。马路上,汽车声,自行车铃声;身旁,过往的大人的说话,年轻姑娘的鞋跟声,孩子们的笑声。
我右手扶着老公的胳膊,孩子在老公的右边,我忽然感觉到,我身边的这两个人,是我一生的宝贝。生活可以越过越好,也可以原地踏步,也可以慢慢变差,这都无所谓,只要有他们的欢笑声,好像我就真的知足了。
我的宝贝们。
【原文地址:http://bbs.amhl.net/read.php?tid-19822.html

关键词: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晴天博客,原文地址:http://www.qt06.com/post/283/

上一篇:从KMP播放器的语音朗读看中外软件的差距

下一篇:从新浪微博和微群的表情代码说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