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让黑暗世界有了盼头 但还只是盼头?

【环球网报道 记者刘柳】每年五月第三个周日是全国助残日,在被各种“日”包围的生活里,这个日子似乎只活在新闻联播里,表现一种政策层面的情怀。为了赶这个趟儿,笔者特意把稿子憋到此时才发,推开盲人互联网世界的门缝,让各位看官开开眼,也顺带一起 情怀下。

盯上视障群体已经有半年时间,相信很多人都没见过盲人使用电脑和手机——在快到听不清一个字的语音提示下,那操作利索得让笔者汗颜。起初通过简单的读屏工具,他们偶尔能撞大运的进入一些没设障碍的网站,为了提高这幸运指数,许多盲人开始投身PC和手机读屏软件的研发,想把互联网的大门撬得更大些。

无法倚靠视觉,就用听觉;无法使用鼠标,就敲键盘;无法看到该死的验证码,就靠可爱的志愿者……这条自助之路走得虽然艰辛,但总算有了点模样,也出了不少出色的盲人软件开发团体。

争渡:一位明眼人和13位盲人按摩师的开发团队

与其他盲人软件开发团队不同,争渡够小、够美、也够特殊。14位成员全部兼职,散落全国不说,至今两位创始人杨永全、朱兰强也从未谋面,6年来靠网络和电话完成所有产品沟通(这得让多少当面沟通都出岔子的产品团队惭愧)。团队中只有身兼技术开发的朱兰强为明眼人,其余成员均为盲人按摩师,承担产品、测试、客服等角色。

目前共有两款产品争渡读屏(将PC端屏幕信息进行音频转换辅助盲人高效操作电脑)、争渡识图(联合明眼志愿者为盲人识别网络验证提供解决平台),保持按季度更新的频率。整个团队虽非正规军,但分工细致,流程完善,且有一种“天将降大任于斯人”的韧劲。

作为团队唯一的明眼人朱兰强显得有点特殊,84年生人,江西某中专计算机专业老师,争渡的的技术大拿,为了摆脱明眼人视觉主导的思维定势,常需要关掉显示器进行操作。面对外界对争渡的关注,他异常冷静。2011年争渡识图上线时曾被央视报道,一时志愿者增加到几千人,不到一个月就只剩两百人,而如今在线志愿者人数仅保持在几十人。这件事让朱兰强对外界的热情定了性“来的快,去的也快”。

盲人专业读屏软件,在市面价格几百到上千不等,而争渡却在2011年推出了免费版本,这让团队同时收获到视障群体的认可和竞品的白眼。PC端读屏软件深圳永德、北京阳光,下载使用费用近千元;手机读屏软件北京保益、南京点名的使用费用也在200元左右。不出大家意料,争渡目前仍在收支平衡的边缘,处在靠坚定信念完胜冰冷现实的阶段。团队成员志愿式服务,付费版收入多花费在购买网络空间存放软件安装包,但争渡依旧坚持提供公益版不动摇。

难点不在软件开发,而在游说

争渡和其他盲人软件开发团队面临相同的瓶颈,需要不停去各大互联网公司游说,仿佛古代出访各国的使节:“大王,可否让您的开发团队按规范办事?”三位大王腾讯阿里百度,已经着手落实,去年11月成立了信息无障碍产品联盟,但目前的行业带动作用还未显现。

这里要纠正个误区,信息无障碍化不是做盲人版本,这种将视障群体圈起来的好心要不得,同样是一种疏离,而非融合。退一步想,让网站研发盲人版本?配备相关团队进行长期跟进?多是各大王一时兴起的拍脑袋行径,很难可持续。

那他们现在到底要什么?互联网产品开发人员的规范操作意识。是的,目前能推进到意识层面已属不易。中残联官方数据,目前我国注册的视障人士1700万,这个规范意识能为他们轻松打开互联网世界的大门,那时助残日将不只是情怀。

责任编辑:刘柳(实习生蒋正对此文亦有贡献)环球网原文地址:http://hope.huanqiu.com/exclusivetopic/2014-05/4998433.html

关键词: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晴天博客,原文地址:http://www.qt06.com/post/348/

上一篇:写在全国第24个助残日:要尊重,不要怜悯

下一篇:腾讯公司关于腾讯产品无障碍的非正式官方声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