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盲人-埃里克·魏迈尔

埃里克·魏迈尔是一位盲人,今年33岁。13岁时因患遗传性视网膜疾病而双目失明,刚20岁时他就涉足登山运动了。这次,埃里克在艰难地穿越坤布冰布爬上营地的途中,他又一次困惑地想,他想成为第一个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盲人的想法是否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但是,他最终征服了珠峰。

人们都劝他放弃

那天下午,埃里克·魏迈尔终于回到基地营地时,带队的帕斯奎尔·斯卡托罗不免对这次探险后悔起来。埃里克滑倒在冰布裂缝中后,贝尼特斯下去找他,但他的登山手杖在探敲中戳伤了埃里克的鼻子和下巴。由于纬度高,空气稀薄,埃里克的伤口愈合得很慢。

盲人比视力正常的人更能辨别环境模式,正是依靠着这种能力,他们才能在世界上辨别自己前进的方向。但在喜马拉雅山的冰布却是毫无规律可言,对于盲人来说无疑是一道残酷的鬼门关。随着冰河的漂移,这里到处是变幻莫测的易碎冰块,系在距离宽阔冰缝之间的绳梯,还有必须逾越的狭窄峡谷,巨大的冰塔和雪崩。

从基地营地通过冰布到达6100米的1号营地,埃里克足足走了13个小时。而斯卡托罗布置的营地有7个。要登上珠穆朗玛峰,每个登山运动员都得穿越多达10个冰布通道。这既是为了适应环境也有助于携带上山所需的大量器材。

埃里克掉进冰缝后,美国盲人联合会的其他队员讨论后决定,让他留在备有食物的1号营地,而其他队员和夏尔巴人则替他背着东西。但埃里克说,不行,他要和大家在一起,成为一名有用的队员,他是一定要完成这次攀登的。次日,他终于穿过了冰布的10个通道,将时间缩短到了5个小时。

意志是决定性的因素

埃里克对一些人认为只有视觉正常者才能战胜一切的想法和态度深恶痛绝。

埃里克具有强壮的肺部、良好的平衡感觉,特别结实的上身,坚韧的腿和富有弹性的踝关节。他的心率很低,他要比许多看上去瘦长、肌肉发达的登山运动员更强壮。

埃里克面部轮廊分明,浅棕色的头发,看上去有点像头发蓬松散乱的年轻电影演员柯克·道格拉斯。现在,他也是个名人了,会有陌生人要他签名,记者们不断打电话找他,餐馆会为他提供免费用餐。

有一部分人认为,现在装备改进了,登上珠峰的难度不像以前那么大了。登山旺季,达到顶峰的爬山队伍恰似一条蜿蜒而上的长龙,队伍后面到处是被丢弃的氧气瓶和其他弃物碎屑。但是那些准备不足和不幸的人还是要被珠穆朗玛峰所吞没。攀登者中几乎有90%是到不了顶峰的。1953年以来,至少有165人再也回不来了,他们的尸体永远躺在倒下的地方。今年5月,就又有4人永远地倒下了。

珠峰探险队分为两类,一类是埃里克那样的登山者,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而自发组织起来的;另一类是支付了65万美元而获得机会站上世界之颠的。随着上山条件越来越险峻,商业性探险队内部开始争吵起来,有人责备一些弱者拖了全队的后腿,甚至在他们陷入困境时拒绝伸出援助的手。

许多专业探险队也不会接近埃里克这样的队伍,害怕盲人拖了他们的后腿。一个电影摄制组的队员说:“人们都说埃里克要遇上灾难了。”有一个登山运动员甚至声称他将“拍下第一张躺倒在这里的盲人死尸照片”。

埃里克是个登山好手

13岁时,埃里克第一次与父亲一起徒步旅行。16岁时,埃里克迷上了新罕布什尔州的残疾人野营地。他很快就学会了,通过攀岩,逐步找到了正式登山运动的方法。

埃里克在岩石上攀登,犹如一只蜘蛛在墙上织网。他的手就像触角一样,轻快地向前摸索着,触摸着岩石的裂缝、槽沟、石腔、残脊、岩瘤、石缘和岩架,很快在脑中勾勒出一幅地形图。他现在已经是一个技艺娴熟的攀岩者了,已经获得了5.10级(最高为5.14级)。

在冰山上,如果不慎敲错了冰了,随时可能引发雪崩,埃里克学会了用冰斧轻轻叩击探听冰雪虚实的本领。如果发出的是叮当声,就该回避;如果发出的声音像勺子敲冻黄油,铮铮铮的,他知道是结实的。

埃里克攀登珠穆朗玛峰似乎和视力正常者没有什么两样。背上系一只响铃,他就循着铃声用自己普通的盲人爬山手杖急匆匆地沿着路标向前跑,登山同伴们不时地大声叫道:“右边有个危险的2英尺(0.61米)冰布!”他走得很快,常常撞到经验不足的登山者后背上。他的同伴身上都有因速度慢而被埃里克的爬山手杖刺戳出的伤疤。

很多人帮助了他

为了帮助埃里克登上珠穆朗玛峰,美国盲人联合会出资25万美元赞助这项登山活动。对埃里克来说,这是他人生中最具挑战性的一次。如果他失败了,不仅仅是他个人而是全体盲人的失望,这意味着,有些活动只属于视力正常者。

在如此的海拔高度,埃里克是依靠不了谁的,只能靠自己。他的同伴可以当向导,不断弄响铃声,确保他能沿着路标前进,但实际上,在地球上这处气候地形最恶劣的地方,他们自己同样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

有趣的是,当接近顶峰时,埃里克却显示了他的优势。在这样高的海拔上,所有登山者不得不戴着护目镜和氧气罩,以防止雪山损伤眼睛,而埃里克却不必戴护目镜了。还有,因为最后冲刺是在傍晚时分,因此人们只能在昏暗中借着矿工灯摸索前进,而对埃里克来说,这种环境根本无所谓。

埃里克和队员们开始由4号营地向顶峰攀登时,却在山上呆了两个月。埃里克将之称作冰雪和风暴中的“但丁人间地狱”。他们上上下下,先是从基地营地到1、2和3号营地上山,随后又下山,不断地习惯于高纬度,准备足够的器材,准备向顶峰冲刺。

他们曾试图登上顶峰,但是由于气候原因只能退下来。海拔8845米的珠穆朗玛峰犹如处在风的急流之中,风速超过每秒100米,从地面上看,那是漂浮在顶峰上的片片柔软白云,但身临其境这实际上是顶峰上杀人的风暴。

最终达到世界屋脊

5月24日,离登山季节结束只剩7天了,大多数美国盲人联合会探险队队员知道,这是登上顶峰的最后一次机会。为此,埃里克和克里斯·莫里斯先来到山崖上,这里海拔8387.5米,是东南山脊的起点。

当他们艰难地达到南山脊时,空中亮起了闪电,顿时飞雪狂舞,狂风肆虐,他们非常失望。埃里克说,“我们想,我们完了。如果硬上的话,肯定是不行的。”当基地营地通过无线电报告说风暴过去时,埃里克和全体队员身上已披上了厚厚60厘米积雪。队员们奋力登上了东南山脊,这里要比南山顶还高366米。在这样的高度上,登山队员们就像宇航员行走在月球上一样。由于身着肥大而鼓胀的服装,背着沉重的氧气瓶,还有标准仪和护目镜,再加上身心疲惫,他们行动迟缓。

8768.75米高的南山顶,一边面向中国西藏,另一边面向尼泊尔。通向顶峰希拉里台阶(以1959年最先登上珠穆朗玛峰的新西兰登山运动员、探险家希拉里而命名)的是200米长的山脊,全像刀锋一样,由冰雪和一块块泥板岩组成,唯一的方法就是踩着小台阶,用冰斧凿路向上攀登。

当他们登上希拉里台阶时,天气转晴了,这座12米的岩石墙是通向真正顶峰的最后障碍。埃里克攀上峭壁,扑倒在山顶上。他开玩笑地说:“我要用胸部呼吸来庆贺。”此时,他们已经在通向顶峰的陡峭冰雪山坡上爬行了45分钟。

当他们最终到达世界屋脊时,埃文斯对埃里克说:“朋友,多看看吧。稍稍歇一下,向四周看看吧。”

埃里克站在世界之巅“举目远望”,充满胜利的喜悦。

关键词:盲人

转载原创文章请注明,转载自晴天博客,原文地址:http://www.qt06.com/post/288/

上一篇:最适合盲人使用的手机——诺基亚3310

下一篇:Iphone手机的十项无障碍功能

评论:

    1. 晴天 September 21st, 2011

      是的,他的成功应该说是团队协作的结果。

    2. 商业创业实验室 September 20th, 2011

      和他一起登山的人冒的风险不小·所以他能爬上高峰,应归功于他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