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给我发她的随笔,很有性质的看完,却发现不之什么时候调线了.躺在床上,不知作什么了,还是写几句吧.心理不知有什么要说,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